魔笛.jpg  

這可以說是莫札特最後一部偉大的作品,1791930於維也納首演,之後不到三個月時間我們親愛的莫札特便與世長辭了.

劇本由施康內德一位劇場的經理所撰寫,當初的基本目的只是想要有一部通俗大眾化的作品,與當時維也納的馬利奈里劇院的一齣戲劇對抗,而產生這部童話歌唱劇.他自己也在魔笛首演時粉末登場,飾演劇中的捕鳥人-巴巴吉諾.由此可見,當初創作時,是多麼瘋狂`默契十足的完成這部金碧輝煌的著作.

當時的莫札特是否早已預知自己將不久於世,把他一生的音樂語言都用到<魔笛>這齣作品裡.它是多層次多元素的,從純樸的民謠到詠嘆調,從合唱再到讚美的聖詠曲,無所不包.同時整齣劇的劇情又和共濟會的結社秘密儀式與思想緊密連結一起,宣揚道德革新,心靈淨化.我真的感念一個已經集貧病一身,生命也走到盡頭的人,仍然繼續燃燒生命光輝,那種純淨絕非是切割後的剩餘,而是莫札特真正的中心思想.在此我又看到莫札特光輝燦爛的另一個面相了.

維也納國家歌劇院.jpg 

 這是一個幸福甜蜜的夜晚,就在旅程的第二天無須等待太久,即可恭逢盛會.與我的夥伴在整裝後,並彼此讚美自己是歐洲小貴婦,就自信地跟著廖嘉宏老師一起步入世界一流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夜晚的歌劇院更顯得金碧輝煌宏偉,與德勒斯登國家歌劇院相比是更為現代化,也更為國際化.可能因為是莫札特250年誕辰紀念,湧進各國的人潮,而顯得人聲鼎沸,可見大家都抱持著興奮的心情與會,我們恰巧也是.一行人坐下後,其實心中不是很高興,因為我們座位竟然是包廂的頂層,是一個非常接近天花板的位置,這是一個新的體驗因為我們可以同時全面看到舞台與樂池,來不及思考這麼高的位子聲音會是怎樣呈現,魔笛的序曲便拉開了序幕.

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絃樂團是舉世公認最優秀的歌劇院管絃樂之一,所有維也納愛樂交響樂團的成員在進入維也納愛樂交響樂團前,都必須經過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管絃樂團的歷練,也是好稱最接近人聲的樂團,因為一年有近三百場的演出,技巧與默契之純熟幾乎已到化境,今晚的魔笛將在這樣的黃金組合中展開視聽覺的饗宴.

一陣氣勢磅礡莊重嚴肅的和絃後,緊接著小提琴優雅的序奏,進而一陣精巧的賦格曲段落,構成熱鬧非凡的景象,最後趨於柔和`寧靜.今晚的序曲好似把今天的劇情內容宣告了一次.您會發現這是多麼不同的聲音啊. 

如果單以精湛絕美的詠嘆調來貫穿魔笛劇情的主軸,就可能會忽略掉樂團純熟的演出,而事實上我與一般人一樣很容易就在絕美的歌聲中迷失,但莫札特在魔笛的創作技巧並非僅是如此而已.尤其之前我在華格納圖書館上了七個月華格納歌劇欣賞課程,帕西法爾`羅恩格林`唐懷瑟`尼貝龍指環,累積的聽力今晚終於派上用場,我努力地豎起耳朵聽,我感嘆`我訝異原來華格納的主題動機,無止境的旋律,是源自於莫札特,樂團再也不是歌劇的配角,可想當時魔笛首演時,有多少人會讚嘆這是多麼超越當代的作品.而今晚我將在這精采絕倫,精心構置的巧藝中幾番沉淪

簡報1.jpg  

甫一登場,男主角塔米諾王子一首優雅莊重的抒情詠嘆調<這幅畫像真迷人>悠悠的陳述自己幻想的愛情,就深深牽絆住現場的聽眾.而當本劇的靈魂人物巴巴基諾上場,這個有血有肉,看似漫不經心卻是有情有義的角色,儼然是莫札特本尊,如此瘋狂自然唱著民謠風曲調<我是個捕鳥人>,鼓動熱絡現場歡樂的氣氛.續而夜后的一首絕美空靈的詠嘆調<年輕人別害怕>,將花腔女高音的歌唱技巧一表無遺的展現,更是將第一幕劇情帶上最高潮.夜后的歌聲就這樣從舞台上緩緩飄上來,讓我感動也讓天花板震盪著.今天我見識到的不只是精湛的歌藝,樂團的表現更是一流的,尤其當巴巴基諾吹著排蕭,樂團的長笛首席回應的技巧,儼然自己也是舞台的一角.當夜后淒厲的詠嘆調劃過,樂團心疼的撫慰著聽眾,由樂團引導的精湛<告別五重唱>,種種細微的表現與默契十足的演出,莫札特讓樂團也演起戲來了,這不就是樂劇的前身嗎?豈會出現在維也納古典樂派中呢 

第一幕第二景蒼白無力的女主角帕米娜終於上場,與巴巴基諾的二重唱<知道愛情的男人>讓劇情展開來.這首二重唱,後來貝多芬將它譜成七段變奏曲,非常優美.第三景神聖的森林有代表智慧,理性,自然的三個神殿是劇情的轉折點.塔米諾經由老祭司的告白,明白夜后是個壞人.塔米諾與帕米娜終於見面,薩拉斯妥命令塔米諾與巴巴基諾必須接受試煉,終曲在急板大合唱歌頌德行與正義歌聲中,第一幕閉幕.

也許您會覺得劇情過於荒誕,但如此精采的音樂處理手法,就讓您目不暇給,就讓您沉淪在無地的境界.即便是閉幕了,音樂還是在心頭迴繞著,滿滿的情緒連一口水也喝不下.您試想這種激情將該如何安撫是好?尤其是第一幕終曲,一段出奇長但始終引人入勝的二重奏做為宣敘調,如此熟悉的調性,不就是華格納的無止境旋律,這是多麼超越當代,我怎能不感動讚嘆的掉淚呢?

第二幕起始就進入類似共濟會的宗教儀式,強烈表達共濟會的色彩,藉由薩拉斯妥莊嚴寬宏說教式曲調,直接以宗教性質的聖詠曲表達,讓整幕戲沉浸在莊嚴神秘的氣氛中.當夜后再度出場高唱驚人氣勢磅礡的花腔女高音的詠嘆調<復仇之火在心中燃燒>,真的是驚動四方,頓時傳來拍案叫絕的掌聲,聆聽現場歌劇的爽快,此刻就是高潮.但我仍然為樂團多層次交織短促的旋律,被壓縮的情緒而嘆息,如此幻化的音樂怎能不醉心不感動呢?我喜歡樂團亦步亦趨緊黏著歌唱者給予撫慰,時而對立,又契合,與舞台的共生回應,令人感覺莫札特本尊就躲在樂團中,時而嬉謔`時而調皮`時而悲傷`時而歡樂,緊扣著聽眾的情緒,看似鬆軟卻又緊湊,被壓縮的情緒終於在閉幕時爆發,瘋狂的嘶喊聲,響徹整個歌劇院每一個角落,激情如此,我已說不出話了,靜默才可能彌平我內心的震撼.

    夜也許會結束,但我的感動卻是永遠的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