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9 21.51.07.jpg  

廖嘉弘老師<百年巨人,普羅傳承>音樂會

再次受邀參與廖老師的<百年巨人,普羅傳承>音樂會,除了覺得榮幸也心有所感,就讓我來說說我的感觸吧!!每次看見廖老師的選曲都禁不住要讚嘆他的意志力與堅持。以一個不是有國家預算也不是財團支持的樂團,能在每一次的主辦音樂會中挑戰高難度的曲目,而且都是編制百人以上的配器,並能持續不斷,一再往高峰前進,這若不是有鐵人般的意志,就是血液裏流著是音樂?我想廖老師兩者都是才對。從維也納學成歸國至今已十年了,真的是看他一路顛簸,一路挺進,絲毫不猶豫不退縮。這麼認真努力的指揮家也終於有了回報,看著今晚國家音樂廳爆滿的票房與驚聲尖叫的粉絲,還有始終一直坐在台下支持的廖爸爸與廖媽媽,顯見這是一路讓廖老師屢仆屢起的力量。

老師的音樂會其實很有特色,這是我遇見過最喜歡拿麥克風講話的指揮,幾次的經驗我終於明白他是想讓聽眾理解,尤其每次的主題策劃都是有涵意,如果大家不懂或一知半解,聽過了就算了,那樂團花那麼多心血預備,聽眾也花時間參與,這些經歷就無法與日俱增累積下來,音樂確實是要聽明白才能知所以然。另外一個特色就是音樂會中的導聆,他請來台北愛樂電台節目主持人Zoe HWANG導聆,透過她幽默生動的話語,讓專業性的曲式分析一下子也變得清楚明白。雖然與其他樂團風格不逕相同,但樂迷確能明瞭廖老師的想法,無形之中也能快速進入音樂的內涵。

今晚的音樂會只有兩首曲目,貝多芬歌劇<費黛里奧>序曲第三號<蕾歐諾蕾>與馬勒第一號交響曲<巨人>。一樣循著廖老師一貫的風格,透過Zoe的導聆,讓原本不同世代看似不相連的曲目也終於有了相連結,當然也貫穿今晚的主軸<百年巨人,普羅傳承>。現在就讓我來轉述,貝多芬的唯一歌劇作品<費黛里奧>劇情是在描述一位堅貞的妻子<蕾歐諾蕾>對丈夫的愛,化名變身隻身入獄拯救陷入牢獄的丈夫,過程如何歷盡挫折與奮鬥的動人故事。也影射著貝多芬心中的英雄是一位忠貞不二毫不猶豫的奇女子<蕾歐諾蕾>。今晚的序曲第三號是貝多芬歌劇<費黛里奧>四首序曲中最優秀最完整的,主要意涵就是描繪一位忠貞的女子。

廖老師選取這樣的曲目是為了要呼應當時年僅24歲的馬勒。1888年馬勒在萊比錫完成第一號交響曲心中是無比澎湃,就如樂章的陳舖一樣,有過年少的青春夢想與心中夢土,卻在人世間歷難,有悲有喜還有期待,最後衝破困境迎向光明的大哲思。是一個巨人的誕生並且是傳承一個世代,也是馬勒認為他傳承貝多芬的精髓,承襲一世紀的浪漫樂派跨越到後浪漫時期。這是毫不猶豫的忠貞,就像貝多芬心中女英雄<蕾歐諾蕾>一樣,義無反顧往前仆進,開啟了馬勒的新世代。同時也是廖老師對普羅藝術交響樂團的期許,毫不猶豫忠貞地繼續為音樂再打拼下一個十年。

以這樣的音樂內涵來陳舖深遠的意境與人性的思索,在樂團的表現有些細節是值得讚許。

第一樂章充滿田園風格,聽得出是一個少年充滿理想熱情愉悅的心情,在這裡廖老師頗有小克萊巴的丰采,典型維也納華麗優雅的姿態與他雍容華貴的身影煞是迷人。

第二樂章開始進入哲思,雖然是以舞曲呈現,但馬勒曲折彎拐的樂思很難捉摸,當然表現起來也有點不知所云。

第三樂章是著名的送葬進行曲,以德國耳熟能詳的民謠<兩隻老虎>為變體,以卡農樂音緩慢的呈示,像極了馬勒的歌曲集<流浪青年的旅人之歌>那是毫不掩飾相當口語的悲傷,樂團表現得很細膩,就如朗誦一首悲傷的詩篇般,一句一句,緩緩吐露悲傷的情懷,很令人感動。

第四樂章可以說是廖老師的專長,以雷霆萬鈞之勢處理如暴風雨般衝動的樂思,廖老師顯得胸有成竹、不但樂團很激動,觀眾也直呼過隱,以最強的力量奔向終點,突破黑暗一掃陰霾,跨向新紀元。

雖然指揮棒放下,但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不管是台上或台下,包括指揮似乎沒有人願意想就此罷手,真是令大家興奮至極意猶未盡。

今天廖老師說一句很發人深省的話,他說:「音樂可以撫平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當下我是不住的點頭,這場音樂會如果有所啟發,我想被啟發者真的就是在人生的旅程找到庇護所,在音樂的世界裡找到平靜的心靈。

那真要感謝廖老師的殷殷教誨喔!!!!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