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山的浪漫.jpg  

摘錄林克孝著作<找路:月光.紗韻 .Klesan>

我和山的關係被他們改善了,望著深霧繚繞的崇山峻嶺,我不會再興起恐懼與神祕的敬畏,而是感受祖靈的召喚。甚至,我也知道這樣不對,在山上看到登山隊會覺得像看到外人;在南澳南溪看到露營者,也覺得他們不懂這裡,不願意接觸這裡,只是在利用這裡。但真的泰雅比我大方,他們還是歡迎這些只是利用這裡的人,否則,我怎麼有機會踏上那第一步?

每當我回想這一切一切的發展,我就會想起在Gon-gulu遇見兩個獵人的第一晚,也是唯一的一晚,因為那天我們走錯了路。

 

一個愛山的人,他的心是大地的涵養,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徹徹底底是個局外人.我為感慨認識了太晚,是死別 ,卻是熱烈的浪漫,由根喚起對山的敬仰!!  太絕美了!!!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