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旃檀  

我們在旃檀的登山口<沙韻古道>

夢想出發了

這是一個春雨綿綿的大清早,在總隊長Disk的縝密策劃安排之下,開始進行幾個月前早已約定的行程「莎韻gaga古道登山之旅」。我們一行32人搭著豪華大巴士,在天光未明、昏暗摸黑的時刻,由台中出發往宜蘭的方向行駛。這樣的登山行程有別以往,是兩天一夜的腳程,走的不是國家步道而是原始森林古道,又加上總隊長Disk的浪漫想法:「活在不同世代的莎韻與林克孝,彷彿前世與今生,在時光隧道的密碼中,編織莫名的悸動與浪漫的邂逅林克孝的故事感動了多少登山人,多少登山人在憾動中,為了一解南澳的迷思,紛紛走訪了莎韻的gaga古道。」在這樣的傳奇與浪漫故事裡,讓我們在行程前一開始就對這次的登山之旅,懷抱著夢幻與期待的夢想,想要一窺究竟的心是非常熱切地。

險峻的蘇花公路  

 宜蘭蘇花公路的險峻

依著林克孝的故事開始 

為了這次的行程,稍早就把林克孝的著作『找路 月光 ‧沙韻‧Klesan』讀完,依著書中的文字享受一位登山人的熱情,如何花費七年的時間在南澳這片山林馳騁、披荊斬棘,就為了找尋一段段刻意被遺忘的歷史與被遺棄的原住民部落,最重要是幫沙韻少女走完回家的路。林克孝書中提到為什麼會是南澳這片山林?也忘記第一次是因由什麼來到南澳?也許一切都是因為月光吧!! 

 南澳山林  

美麗的南澳山林

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小時後常聽見的一首民謠『月光小夜曲』,原來就是日文版的『沙韻之鐘』,林克孝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原來自己鍾愛的歌謠背後有一段被人刻意遺棄的故事,才引發他想要尋找沙韻古道的動機。而這個動機牽引他來到南澳,也讓這位登山達人心甘情願花費這麼多心力在這片山林,完成他的夢幻之路。雖然他本人最後也在這條路上墜崖山難亡故,但他的著作卻為我們留下許多珍貴的資料,讓我們可以更深入了解這片山林的故事,也開啟我們認識台灣的視野。

太平洋的裙襬  

傳說中的太平洋的蕾絲裙襬

第一天的行程--大南澳越嶺古道 

我們依序著總隊長Disk的安排,專車行經美麗險峻的蘇花公路,依山畔海的景致,讓我感覺像在蔚藍海岸,俯瞰著美麗太平洋的蕾絲裙襬<南澳海岸線>,來到南澳村,進行我們第一天行程的第一條古道<大南澳越嶺古道>。我們的豪華大巴士開進南澳村的天后宮的小廣場,之後由接駁車運載我們到登山口。這條古道又稱蘇花古道,我們的接駁車也是沿著蘇花公路舊路蜿蜒行走才到達,光僅是這一小段路程就可感受南澳的特殊地理,也是少有離山很近、離海也很近的地方。

大南澳越嶺古道  

蘇花古道登山口

一入山,其實人是無法做什麼改變的,任山擺佈也只能盡力而為了。這是一條長約4公里的古道,日據時代是運送酒、鹽的走私密道。當天是下著微雨的天候,不過Disk要我們不要穿雨衣,以免行進間流汗無法散熱。雖然海拔只有700多公尺,但是連續1.5公里的上升坡還真是累人,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第一休息處,只知道累到連午餐也嚥不下。蘇花古道  

連續上升坡

同伴們都知道我是上坡一條蟲,下坡一條龍,然則這條古道的下坡未免也太長了吧!!這是我經歷過最恐怖的連續下降坡,我們應是在稜線上直墜下坡的,在腳力的支撐點幾乎找不到任何的方法,可以讓身體的動作形成一個連續性,似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又加上天雨路滑,真是苦不堪言啊!!但很特別的是快到出山口時竟然聽見海浪聲,顯見海就在不遠處。

伙扮們  

經過連續下降坡,終於到達出口了.

總隊長Disk  

總隊長Disk正在解說蘇花古道

其實我事後回憶起林克孝記載他第一次來到南澳,是他驅車沿著蘇花公路來到南澳三角洲,就在龜山下的南澳溪口的海岸,當晚他想聽海浪聲,卻意外發現這裡的釣客是原住民。這讓他好奇也讓我驚訝的是這種特殊地形,讓這裡的原住民也懂山也懂海,就像我在大南澳越嶺古道上聽見海浪聲一樣。這樣夢幻不可思議的地方,台灣倒底有多少我們不曾知曉的地方?

然而海似乎拒絕了林克孝,讓他不自覺地往身後的山林凝望,心想有多少人知道這片山林埋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啊?

 南澳小漁港  

南澳村的小漁港

第一天下午的行程---朝陽國家步道 

離開大南澳越嶺古道,專車進入南澳漁港已是下午時刻,開始繼續朝陽國家步道的行程。腳已受傷,體力也耗盡的我,說什麼也不願繼續這個行程。雖然只是穿越龜山,海拔只有180公尺,輕裝備急行來回也要花費時兩小時。但此刻一步路也不想走,於是與幾個同伴留守在車上,才有了閒情看看這個古樸的小漁港。

漁船進港了  

漁船進港了

哇!!小鯨魚  

哇!!小鯨魚!!

回來後仔細看著地圖,再回顧林克孝的書,才知道南澳靠海這一段其實是一個小三角洲,南澳南、北兩溪在此注入太平洋,這是個有溪有海,山水相連的小平原。

慵懶閒散帶著疲憊的身子,本想小憩一下,卻被突如其來的吵雜聲干擾著,原來是捕魚船進港了,簡陋設備三三兩兩的漁船進港卸下漁獲,就在船邊叫賣,不是很豐盛的漁獲不一會兒就被熟門路的客人買完了。心想數量不多,價廉物美,油價這麼高,捕漁怎麼划算呢??原來漁夫比農夫辛苦啊呀!

美景在前  

朝陽國家步道可以眺望烏鼻石的美景

朝陽中繼站 

朝陽國家步道的中繼站

朝陽步道 

朝陽步道的林相特殊

朝陽步道終點 

朝陽國家步道終點,英勇的ENT

朝陽國家步道  

站在漁港邊吹著海風,朝出海口望過去,就是美麗太平洋。第一次感覺海是寧靜的。不遠處也看見早上總隊長Disk說的台灣從海底浮升上來最早露出水面的烏鼻石靜靜地躺在海岸邊,據同行隊友說從朝陽國家步道可以俯瞰的美景就是烏鼻石海天一色的景致,可惜我只能看照片了。

 

第二天的行程---走沙韻的回家之路 <莎韻古道>

沙韻的故事  

經過一夜好眠到天亮,還有豐盛的古早味早餐,似乎已忘怯昨日的疲憊,這都要歸功Disk得宜安排。因為海山民宿確實讓我們有豪華登山團的感覺,吃好住好就是走不好,再怎麼難捨舒適床舖,還是得起床應戰了,準備前往夢想之路—莎韻古道。 

南澳古道就是林克孝找路的沙韻古道,在南澳這片山林最早居住的原住民是泰雅人,在古老的山林中交錯縱橫著一條條步徑,不僅串聯各個泰雅部落,更是原住民通往南澳平原的取鹽之路。日治時期,日本人取部份泰雅古道開闢以統治為目的警備道路,串連成頗具規模的大南澳古道系統。而今這些大南澳古道系統為何會被荒廢,就像很少人知道莎韻之鐘的故事一樣,一切因由都是在時代的交替更迭下,被刻意的遺忘與廢棄。今天我們似乎也是懷著與林克孝一樣的心境,踏上這塊台灣最古老的土地,來追溯與見證這段過往。

莎韻之鐘  

莎韻之鐘公園

我們的專車離開海山民宿後沒多久的時間,就來到傳說中擺置沙韻之鐘的公園,就像普通觀光客一般拍照記念。但我記得的是林克孝初到這兒就明白,<莎韻之鐘>徹頭徹尾就是一件政治樣版事件,由一件意外變成一樁事件甚至是一段歷史。

 

故事是這樣發生的,住在流興社的泰雅十七歲少女沙韻‧哈勇,在七十年前下著大雨的清晨,沙韻為了送別他的日籍老師--田北正記,被征召赴海外作戰,自願幫他背負行李,由流興社走到南澳古道的出山口,然則沙韻卻在距離出口不到一公里的吊橋處不慎失足墜橋,生死未卜。當時的日本戰事吃緊須要更多的兵力上戰場,沙韻的犧牲在幾個月之後,終於逐漸被政治操弄成一個愛國故事,甚至是被搬上舞台表演,當時扮演沙韻的女孩唱著一首「追思沙韻少女」之歌,感動當時坐在台下聆賞的台灣總都長—谷川清。他出於政治宣傳鑄了一口有『愛國乙女沙韻之鐘』字樣的鐘贈與沙韻的家屬與流興社,這就是『沙韻之鐘』的由來。

為何這段故事會被遺棄,主要原因就是四年之後日本戰敗,國民政府來了。有關親日事件在當時通通都被視為禁忌,連沙韻之鐘的山寨版歌曲『月光小夜曲』也變成禁歌。可想四年前後的差別有多大啊!!

寧靜的武塔村  

寧靜的武塔村

金洋村  

金洋村的小學

少了浪漫情懷,我們還是必須繼續走上既定的路程。專車行經武塔村、金洋村還是讓我們喜從望外興奮不已,因為林克孝的泰雅好友--小韋一家就住在武塔村,在山裡遇見的獵人也是武塔村人。從武塔村到金洋村並不遠,但這樣的時空與距離感還是讓我們很瘋狂。

上山了  

搭著運豬車上山了

尤其我們一行32人必須在金洋村的國小前換搭專門運載豬的貨車時,更讓我們狂喜到哈哈大笑。一段不算太近的產業道路,一路顛簸到旃檀,就是南澳古道的登山口,我們是在當年林克孝與yen第一次來此探勘紮營的停車場下車。

總監與夫人  

可愛的ConceptPDG與夫人

運豬車到旃檀  

苦中作樂

旃檀  

林克孝第一次來南澳探勘就在旃檀的地方紮營

追隨林克孝的步履,到現今才從夢幻變為真實。抬頭看看這片層層疊疊的山巒,是如何蛻去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的經濟學家,也是台新金控總經理頭銜的林克孝心中的盾殼,心甘情願來為這片山林費盡心力。說真的此時此景讓我一度紅了眼眶,心裡還會想著為什麼會是南澳這片山林???

 南澳南溪的美景  

南澳南溪的美景

南澳這片山林 

南澳這片層層疊疊的山林

俯瞰南澳山林  

俯瞰南澳南溪

進入登山步道踩著台灣最古老的土地,每一步都覺得珍貴,這真的是原始山林小徑,也是林克孝每次前來探勘必經的一段路,只有三公里長,走起來還是很累人,不是很陡峭卻是很險,窄小的步道旁邊就是山崖,如果稍有疏忽就可能釀成大禍,大家走起來還是格外小心。不到一公里處便看見兩座橋,新舊橋都叫沙韻之橋,我們行經新橋往下看不遠處的殘破舊橋就是沙韻少女落水處,這是非常近的距離,然則沙韻那一天走的路卻是沒有回頭的路。

 沙韻古道原始風貌  

原始的沙韻古道

險峻的沙韻古道  

險峻的沙韻古道

新沙韻之橋  

新沙韻之橋

舊沙韻之橋  

舊沙韻之橋

林克孝書中紀載幫沙韻走回家之路,是他興起探勘的動機,我們一行人走到終點是實上根本不是終點,這一段是比較有人跡、比較完整的路。在繼續往下走不是殘破斷璧,就是必須拿山刀披荊斬棘也未必能到達或找得到路的地方。很難想像人可以為山盡點心力,在這些被廢棄而頗具規模的大南澳古道系統,能找出路線的脈絡。林克孝的第一次完成探勘的夢幻之路,就是從旃檀登山口越過老武塔,再到流興社<沙韻的居住部落>,這一段路就是< 沙韻之路 >。他費了幾年的時間才找到,而我們行走的也不過是這條路的1/10部份路段,就已經累到不成樣、還狼狽不堪。顯見沙韻少女的腳程是多麼堅牢啊!!

不是終點的終點  

不是終點的終點站

第二天下午的行程—海岸古道

疲憊的我們 

在蘇花海岸古道疲憊的我們

離開山區往海岸線的方向行駛,開啟我們最後一個行程---蘇花古道海岸段,單程8公里總隊長Disk  見大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全累癱了,竟然允許我們在沙灘上走走拍拍照就可以打道回府了,真是    貼心的決定呀!!大家興高采烈踩著愉快的步伐往沙灘走去,望著遼闊的太平洋海岸線,才知道昨天我們行經蘇花公路俯瞰的太平洋的蕾絲裙襬,就是指這段平坦、古樸、原始的海岸線,眼前細白的浪花就是細致美麗的蕾絲。傳說中台灣早古老的土地烏鼻石就在左側靜靜地躺在沙灘上,讓整個海岸充滿懷舊的情懷,這片美景就是我們告別南澳,兩天登山之旅的最後一景。告別海岸,我們疲憊快樂的旅程也結束了。

蘇花海岸古道 

近看太平洋的群襬在蘇花海岸古道

蘇花海岸古道的漂流木  

蘇花海岸古道的漂流木

後記

林克孝說:「這幾年我到底如何悄悄地轉變,突然覺得與大自然的相處都是渾然天成,不須勉強?年輕時到底自己怎麼建立了一個藩籬,不自覺地擁抱人歸人,天歸天的選擇?」「原來沙韻之路的追尋,最後這麼徹底拿掉一些我身為城市居民的盾殼,沒有盾殼的我,如何回到台北呢??

我想與山融合渾然天成的自然,還須要盾殼做什麼??找路終於讓林克孝找回一條歸途的路。縱然是短暫的生命,遺留的是一段可供後人追尋的文化線索 ,這些都不是當初設想的,沒有包袱沒有目的衝動,就是人最為可貴的真純。山是沉默不語,卻告訴我們許多夢幻與真實的故事,人可曾領略過嗎??

兩天的行程讓我體會人是無法改變山的,人只有更敬畏山,才有辦法與山共存,否則我們永遠也只是山的過客,徹底的局外人。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