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鋼琴家----歐爾頌(布梭尼,蕭邦鋼琴大賽雙料首獎得主)

蕭邦二百年誕辰20x10紀念音樂會,迄今只有齊馬曼因病取消演出甚為遺憾外,過程的每一場都格外顯得珍貴,尤其今晚聽完歐爾頌的演出後,那種豁然開朗的体悟終於顯現,每一場不同的音樂家,不同的曲目,不同的詮釋,真的就是一個蕭邦各自表述.這樣一路聽下來藉由不同演奏家的演譯詮釋,明白蕭邦應當不只是沙龍音樂的表稱,也不只是美麗而深遂的代言,其智性的創造力更是讓人驚嚇與動容.人生真的難得有一整年時間聽蕭邦看蕭邦念蕭邦享蕭邦的經驗.今年我真的是什麼也不聽,全心全意只為蕭邦,花一年的時間認識蕭邦,而演奏家確須要花一輩子的時間鑽研.想想自己應當是幸運,如此輕易即可穫得,即使無法入髓,確也能遍其作品的精要.

今晚的歐爾頌確實是一位練就一身功夫的獨奏家,似乎是有武功秘笈讓他不斷操練融會貫通而自成一套演奏技藝,看他搬弄的指尖,毫無技術障礙的彈奏蕭邦最難的曲目,似乎是讓大家大開眼界,見他輕輕鬆鬆,游刃有餘的模樣,在台下的聽眾卻是驚訝連連.這種反差是彼此程度差異甚大?還是大家無法共融契合?其實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問過焦元溥為何歐爾頌要如此詮釋蕭邦作品47<降A大調第三號敘事曲>?與他的老師阿勞風格完全不相同,他回答這種詮釋是合情合理.他說誰說敘事曲非得要濫情才可,而蕭邦作品一點也不濫情.其實當下我是不認同,至今我仍流漣開幕式第一場薩洛的演出,也許他的技術永遠不及歐爾頌,但他處理樂句的每一個細節是一種真實性,就像是以少年蕭邦的模樣出現,我會感動是入心底而自然的流露.闡述作曲家的想法永遠是獨奏家的功課,但真實與正確是非常主觀,那聽眾該如何遵循呢?

其實我覺得以蕭邦39歲的一生,多重複雜的情感,尤其我看完他遺留下來的書信集,從他的筆觸看他的心思,揣度他的生活細節,我對蕭邦的感情世界仍有幻想,尤其他與桑夫人之間的情愛糾葛到他生命的晚期也並沒有放下,就如同他對他在華沙的初戀情人一樣也沒有忘懷.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更浪漫一點來看就蕭邦的作品呢?

 

7/8專程趕赴台南聆賞

蕭邦音樂節藝術總監-----樂評家焦元溥簽名紀念

情傷逃到英國倫敦的蕭邦(晚期最後身影)

 頗具姿色的才女----喬治桑夫人(蕭邦的情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曼 的頭像
蘇曼

§蘇曼的心情故事§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