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路 

有一種人很討厭,讀完書後會想寫心得報告。我想我就是那個討厭的人不寫很難平息已被挑起的思緒,只好請大家忍耐或不要看就好了。

 

一本好書應該不在文字的洗鍊或美妙雕琢,而是陳述的內涵格局是否夠大氣,會不會讓人有一種了悟或者闔上書頁也很難忘懷的心境,在我個人認為這才是一本好書。原本我只想看點輕鬆的書調和一下情緒沒想到躦進林克孝人生中的唯一著作『找路』,讓我感動萬千也異常珍惜閱讀的過程,享有那一份逐夢的熱情。

基本上會感動,是因為那份沒有包袱沒有目的的衝動,這種初發心我相信很多人都有,只是會去實踐的人必竟是少數。林克孝說:「我很慶幸自己在學生時期很認真地學習登山活動,使自己具備能夠到深山蠻荒探勘的基本能力。那時沒想到有朝一日,這些能力會帶我到這片叢林,完成我的夢想之路。」故事就是從這樣的逐夢之路開始,連作者也一直在找答案,為什麼會是南澳這片山林大地呢?

 剛開始以為「找路」是一種探勘,尋找【月光小月曲】故事發生的場景,幫70年前日據時代流興社一位十七歲山地少女--沙韻,走完在落河失蹤後,可以回家的路。這樣一段被遺忘的歷史,被放棄的部落,作者花了六年的時間在這山區,只為了一個故事闖蕩。不管「沙韻之鐘」的故事在當時是多麼轟動傳奇,在被遺棄與遺忘之中,讓探勘找路中多了一份浪漫神秘的色彩。也讓作者做了一件以後不會後悔的事。

 林克孝說:「這幾年我到底如何悄悄地轉變,突然覺得與大自然的相處都是渾然天成,不須勉強?年輕時到底自己怎麼建立了一個藩籬,不自覺地擁抱人歸人,天歸天的選擇?」「原來沙韻之路的追尋,最後這麼徹底拿掉一些我身為城市居民的盾殼,沒有盾殼的我,如何回到台北呢??

 

我想與山融合渾然天成的自然,還須要盾殼做什麼??找路終於讓作者找回一條歸途的路。縱然是短暫的生命,遺留的是一段可供後人追尋的文化線索 ,這些都不是當初設想的,沒有包袱沒有目的衝動,就是人最為可貴的真純。山是沉默不語,卻告訴我們許多夢幻與真實的故事,人可曾領略過嗎??

 

 

蘇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